壹万捌

我当与你并沉唳烟

【双杰】失温

//随手瞎撸短小ooc
看着玩儿就好/


他觉着身上的温度在一点点褪却,以心脏为起点,穿过无数搏动的血液,从他的每一个毛孔不断地渗出。像热锅里烧着的水,水蒸气丝丝地往外冒,缓慢而又坚定。

而魏婴半跪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不远不近,刚刚好能看清他的脸。那是一张陪他哭过笑过的年轻熟悉的脸。

不。他在心里否认。

那是一张陌生的脸。

他不合时宜地恍惚起来。周遭的厮杀,喷涌的鲜血,低沉的吼叫,都没能让他清醒。好像灵魂也随着体温窜出躯壳,抛弃了这副疲惫不堪的躯体。

他盯着那张陌生的脸,眼角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此时勾出的却是与平日不同的悲伤弧度,他被走尸、恶鬼撕咬着、反噬着,血腥气在一片狼藉中隐没,也就没人能闻得见。他的皮肉被生生地撕扯开,他却好像没有痛觉一般,用那双明明一片猩红但又无比清明的眼看着与他站在对岸的,他的竹马,他的至亲,

他的爱人。

他于是忽地扯出一个笑来,轻轻地似要脱离尘间。他微一张口,吐出两个字来,太轻太轻,没有人听清。江澄也没有,但他也无须听清,光是口型就能辨得清。

他唤“阿澄。”

江澄感觉温度又一点点汇聚回心脏,在他的肋骨桎梏下鲜活地跳动着,他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却是意想之外的愤怒。

他听自己喊“魏无羡”,却也只是喊他的名字,好像除此之外他什么都做不了。他的灵魂回到已不清楚的神智,呐喊得比他口中的嘶吼还要疯狂无助。

魏婴脸上的笑容终于落了尘,他笑得心满意足,他留下一支乌笛,奔赴爱人内心的深谷。

再没回头。

————————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