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万捌

我当与你并沉唳烟

【羡澄】斜倚清阳


路边酒肆的招牌破破烂烂的,本就雕艺不精的木头牌子边已经冒出了些许木茬,碎碎的不成形状。醇淡的酒香气从酒肆里蔓延出来,带着八月的稻米香。

靠门位置坐着一位客人,一身布衣虽不奢华,但看得出不是普通人家子弟。客人独自斜倚在桌旁,自得其乐地斟了一杯酒,酒将将未满,在小巧别致的雕花酒杯中打着旋儿。他将别在酒壶沿旁的一小枚竹叶取下叼在嘴里,翠绿油亮的叶片在他嘴角落下一抹淡淡的浅影,细嫩得过分的皮肤连毛孔都看不到,颊上还泛着浅浅的绒毛。

他嘴角勾着一个颇为漫不经心的角度,被酒微微洇湿了的薄唇光泽流转,抹了蜜一样迷人。可惜了他生的这么一张正八经儿的一张俊俏小脸,坐姿却极为不端正得几乎黏在椅子上,二郎腿都要翘到天上去了,但广袖宽袍掩映下的小腿线条却干净利落,起伏着健康好看的弧度。

酒肆外车水马龙,点点细碎的日光透过头顶繁茂的树叶洒在行人身上。酒肆里的那位突然眯起了那双多情的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挑的那么一点弧度都够勾走无数芳泽少女心了。他肆无忌惮地注视着酒肆门外顿足的年轻人——一身白衣轻袍,自带一股书生气,行李简单,却单单从一个侧影便可感受到他从头到尾透露出的一种不骄不躁的傲气。

酒肆里的那位于是颇为轻佻地朝年轻人招了招手,开了江春三月热锅里滚过的梅子酒一般的嗓——透彻,清亮,又带着蓬勃的热气。

“小先生,您进来喝一杯?”

门口的年轻人闻声侧首,这才得以窥见他全貌:美得带有一些锋利,唇薄得像两枚拼折在一起的细细柳叶,脸颊很瘦,从颧骨一路下来紧致地裹出面部线条。和这看似刻薄的相貌不太相称的是那双圆润水灵的杏核眼,氤氲着薄薄一层水汽,睫毛倒像个小姑娘似的细长浓密,忽闪忽闪地好像一对翩跹而飞的蝴蝶。

他用这双眼探究性地看着唤他的人,后者则终于认真地把嘴角勾成一个迷人的弧度,一双桃花眼蕴翳水波,像两汪洒了花瓣的悠悠深潭,一不小心便会溺于其中。

白衣少年淡淡开口:“恕我眼拙,未能认出这位先生——我们以前见过?”

“没有。”

“那您为何邀我进去吃酒?”

屋内的人轻轻笑了,随即笑声变大,在窥见门口的少年将要恼怒之时及时收住了笑,笑声拖出一声短促好听的尾音,他蛊惑人心般地眯了眯眼,葱白纤指环握起酒杯,遥遥地敬了一杯,开口便是理所当然的语气:

“见你长得好看,想请你吃酒。”

———————————————————————————

是个架空设定

诸位可以自觉代入“浪荡公子哥勾引刻薄穷书生”的俗套话本

毫无逻辑可言的随手摸鱼,大家看着玩儿就好

(我为什么感觉这篇是在练习外貌描写)×

评论(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