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万捌

我当与你并沉唳烟

【双杰】近涯

*突然脑洞
*还是短篇写起来顺手
*大概是个刀子





世家子弟每到逢年过节总是要去寺里拜拜佛的,是真心朝拜也罢,还是想洗去身上的血腥气也罢,都是要拜一拜的 。

魏婴和江澄都不信神佛——踌躇满志的少年人,自然是不信这些神叨叨的玩意儿。但他们倒也乐意去寺庙里转一圈,既可以出去透透气,还能见识见识寺里的景致。

他们到了寺里也毫无信徒该有的虔诚仪态,外八步照样迈得我行我素,只不过碍于虞夫人在旁,没办法放肆胡闹。但照样你推我搡,嬉笑打闹,眉来眼去看得虞夫人气不打一处来。她便拉着江澄去朝拜——魏婴?爱跑哪儿去跑哪儿去,她才不操这个心。

魏婴爱到寺庙里闹腾也不是没有道理,他每次总是潦草地拜过佛之后跑到寺庙的另一角去求签,什么财运桃花运啊求个遍。他求签还求得极为不讲道理,求得好签,就大发慈悲地扔下点香火钱,对着签上的“桃花满地”傻呵呵地笑上半天,还要拿出来跟江澄炫耀炫耀,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签上的内容;若是求得了坏签,少不了冲着寺里的和尚光亮的脑瓜“秃驴秃驴”地骂,临走还要朝人观世音菩萨的神像吐个舌头。若是观世音菩萨看到,得让他气昏过去——江澄这么寻思着,从没和他一同求过签。

他只破过一次例,应是存着点谁也不愿让看到的私心,和魏婴一起求了签桃花。两人把签筒摇的都要酥了才摇出签来,都是上上签,魏婴还没来得及看清江澄签上的字,那签就被江澄迅速瞥了一眼之后藏好了。魏婴不干,“师妹师妹”地嚷着要看签,奈何这次江澄却怎么也没被他磨软,始终不肯透露签上内容。魏婴只得把自己的签拿出来分享——“有情人终成眷属”,他乐呵呵地同江澄炫耀完,摇了摇手中的竹签,也好好地收起来。想到江澄抽中的也是上上签,不会太差,也就放宽了心,不再追究签上的字。



后来江澄一个人来到寺庙朝拜,身边没有一个人,但他袖里藏着乌黑的陈情。他也求过一签,看着签上清清楚楚的“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八个大字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他用手摩挲过签上的字迹,字刻得很深,纂刻刀一定锋利的很。他却觉得那把刀一刀刀把这八个大字刻在了他心上。当年求的那一签上的八个云里雾里的字重新浮现在心头,涌起一片烟雾却终究落了尘。

再后来陈情归了主,他也没去求过签。每每想起寺里香烟萦绕中的青灯古佛却心中泛起一阵阵的悲悯,他不再提起那段往事,他已经忘却了十三年。



这世上,有的事情不说,可能就永远没有机会说了。

江澄再没把当初签上的话告诉魏婴。不是他不肯说了,而是魏婴不肯听了。

他再也不信求签,不信签上刻画的姻缘,他也不再时常想起魏婴。他把他和魏婴签上的话久远地埋在心里,也将这只有他铭记的记忆尘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刻骨铭心。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而他睁开双眼,眼前空无一人。

-fin-









评论(1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