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阿晾



@Message


阿晾的文风是很奇妙的。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像“半夜两点钟天上融掉一半的月亮”,常常是不要多少动作描写就有很强烈的画面感,有些精妙的炼字真的让人惊叹。阿晾也常借一种并无实体的意象去表达情感,每次读完都是意犹未尽的。故事里会有很多的留白(从故事整体上来说),偏偏把没有留白的部分写得很充盈,留白部分给读者自行想象的空间因为这个变得很大,同时也不会跳脱(因为描写部分恰到好处,恰恰已经把整个想要表达故事的框架罗列了出来)。对文字的宏观掌控能力是我特别佩服+羡慕der!


昨天阿晾发的"坑!"里第三节(这节我真的好爱!),从头读到尾,眼泪自然而然就掉下来了。太美了,他们相识得很美,两个鲜活的年轻人。魏婴"任利刺划破皮肉,仍将身影投去夕阳"。而分别的时候照样很美,江澄"军装未脱,雪落满肩,一生苦难落于此",两个人也依然年轻只是不再鲜活。1小段隐晦的性描写真的太妙——!明明描写"性",偏没有色情意味,和通篇一样通透明澈的感觉。对辽,这就提到阿晾的文字,我觉得有一种透明感,非常干净,又明快。忍不住要想阿晾应该是个利落漂亮的女孩子。环境描写特戳我,气氛烘托又强烈,代入感很强,总是脚踏实地的现实感文字,猜想阿晾是一个现实主义者(?)


认识阿晾时间不长,在不长的时间里却常被惊艳。柑橘阿晾知识面很广,敢说敢做,是个有主见的女孩子(没错我就势凑1个印象评×)。语无伦次港了这些话,有很多自己的揣测×希望阿晾不要见怪×


最后祝阿晾元旦快乐w!


评论
热度(8)

© 壹万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