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万捌

我当与你并沉唳烟

【GGAD】你看天上的星星

/既雷且短,谨慎阅读


当他们还要年轻得多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加上这个时间补充),那天一定是个很好的天儿,不然他们无法那样清楚地看见星星——星星,这个算不上生灵的生灵,让这个夜晚的一切都顺理成章。它们一簇簇洒在天上,旋转着,中心是克娄巴特拉——从一只大扇贝里爬出来,又亮又圆,是一颗珍珠。

低草乱长,软绵绵的,像床榻,自由宽广的床榻。两个年青人就躺在上面,他们刚刚结束一场对话,对话的内容是关于什么严肃的种族问题亦或其它,这都记不清了。不过这也不重要,他们把这样的对话进行了足两个月,没日没夜地谈。而我们之所以把这一天单独挑出来讲,更是因为这一天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那天天儿挺好——这我们已经提过了,星星没有阻碍地向下抛光亮,星光成被褥,同草地一起,将两个年青人妥妥贴贴地夹紧。那多舒适哇,于是两人便都不想起来了,想就着好星光、好草地,来一场好睡眠。我们一定要记住,这一切的源头可是那晚的星光与草地!它俩深深蛊惑了两位年青人,致使多年后两位年青人不再年青时对它们既无法感激也无法怨恨。

不知道谁先对上谁的眼睛,阿不思红色的鬃发浅浅地给他的脸打上一小片阴影,正正将他蓝色的眼睛分成两半:一半在星光下,一半在阴影里。于是盖勒特顺理成章地帮他把那一小缕鬃发捋到耳后,接着,顺理成章的,他们开始嘴唇贴嘴唇,牙齿抵牙齿。彼此的呼气变为对方的吸气。那比星光和草地还要蛊惑人心,阿不思——这个年青人,理智的年青人,就于这一天,在一位拥有金色鬈发的年青人的呼吸里,稀里糊涂地意乱神迷。

交换呼吸完毕,阿不思深吐一口气——他的胸腔里充斥满另一位年青人的气息,那样鲜活,跳跃在他的肺里,跳,跳,跳,将要把他的肺炸掉!

他还没有调整完呼吸,盖勒特枕着他自己的胳膊看天——可能是在数星星,阿不思不清楚,不过盖勒特很快发了言。

阿尔,你看天上的星星。他说。



多年以后,当这两位年青人不再年青,但正值力壮的时候。他们隔过几十年流岁及众多人群,被众人推搡着相望。阿不思这时候已不被称作"阿不思","伟大的邓布利多"——人们叫他。而盖勒特呢,恰恰成为一个反面——"邪恶的格林德沃"。人的立场是可以根据他们的头衔改变的,或者说,当你挂着某个头衔,你便不得不站在这个头衔所处的立场。那天没有星星,这个阿不思记得很清楚,因为他在看盖勒特的眼睛时,里面没有几十年前亮亮的星星。

格林德沃。阿不思说。

而盖勒特,他说,阿尔。

阿尔。两个音节直抵阿不思脆弱喉结,他又一次将要肺部炸裂。不同于上一次的是,上次盖勒特用呼吸填充,这一次盖勒特只吐出两个音节。星星——究竟有没有星星,这就变得无意义了。盖勒特无疑比从前更加尖锐,更为强大,他擅长寻找人性的弱点,并狠狠攻击他们的弱点——他在这一点上完完全全地胜过了阿不思。而他们是否在交手前叙一番旧,这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但想必他们二人也定是不会在一众旁观者面前回顾多年前一个呼吸萦乱的夜晚的。

他们分别把对方送入监狱,只不过囚禁地点与时间都不尽相同。盖勒特被束上脚铐时也依然保持着和年少时相同的笑:放肆的、无畏的笑。他还是那个曾令阿不思在一片呼吸声中意乱神迷的金发少年。

阿尔,你看天上的星星。他说。

不知道他是否记得那天没有星星。



他俩的"再然后"可以略过许多年,接到阿不思死讯的时候盖勒特正在纽蒙迦德一间牢房里透过一方天窗看星星。人们说,邓布利多死了。他抓着牢栏重复,邓布利多死了┈那阿尔呢,阿尔他活着吗。

没人愿意理这个疯老头,他的金发褪得干净,牙齿脱落许多,要是像从前那般咧嘴大笑定能吓倒几个孩童。况且,阿尔是谁。他们又从何而知呢。只有邓布利多死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才引人注目,他如何死、死相如何┈那些都不重要,人们关心的只是"伟大的邓布利多"死了,仅此而已。

纽蒙迦德很黑,很暗很潮。它剥夺人的自由,同时将人逼疯。盖勒特没有疯,他比谁都清楚这一点。他被关在这里,已经搅不起一片天。人们的视线随着他们所恐惧的事物移动,把过去的恐惧慢慢遗忘掉。

这里实在冷,他便要回想一些美好的、滚烫的东西。他便想起星星众多的那个夜晚,红发少年的喷息灌入他的鼻腔,他的气管,他的肺泡,他的四肢百骸。他享受这一切,又畏怕这一切。他将自己搁置在黑暗中,见不得光亮。光亮灼烧他,他被烧得泛起水泡,皮肤发皱。于是他趁没有被烧烬前远远逃开,逃到黑暗里将自己隐匿起来。那些年少滚烫鲜艳的星星便再也不敢触碰。但他却常常幻听:听阿不思喊他盖尔,盖尔(那时候他还是以‘盖尔’来称呼他的)!声音在脑中愈加明亮地响起,他便不再规避。他张开双臂想要迎接那个应是从天上掉落的男孩,他也喊:阿尔!可他陡然发现自己的臂膀已软弱无力,声带浑浊嘶哑不清。

他终于迎来死亡,他从未畏惧这个东西。他送出一生中最讽刺的贬低,撒下弥天大谎。绿莹莹的光,没有他的血盟闪亮。他同阿不思一样,坠入星光照耀的醉生梦死的沉塘,不再沉湎于次日的雨一场又一场。

阿尔,你看天上的星星。他说。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