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万捌

我当与你并沉唳烟

【羡澄】于是这个时候来了电








魏无羡一直觉得爱迪生真他妈了不起,从他读小学课本里 爱迪生孵鸡蛋 这一课的时候就这样觉得。你看——谁小时候不想这么办呢?人家就能把鸡蛋孵得世界闻名!后来在白炽灯低下补作业、复习、同江澄做|爱的时候他也这么想。灯光将黑色铅字和江澄美妙的胴|体打得干干净净,那叫一个一览无余。他才能在这样的灯光下一点点把乱七八糟的政治术语和化学反应式吸进脑子里,正如他一点点把自己推进江澄的身体。这有点色|情,但是,说真的,在看见江澄一双意乱神迷的招子的时候,谁还要管羞耻心是个什么东西呢。

他绞尽了脑汁去憋出一个一个字凑够令人绝望的论文字数,他写得很巧妙,一句话拆成三句写,必要的时候多断几次句也是管用的。江澄的论文早已写好,在一旁昏昏欲睡。魏无羡关了word文档又抓过专业书来复习,好像明天就要考试而今天上午还呼天抢地拉人打排位的叫别人。他背诵速度很快,正一麻溜地把书从头开始撸,"哔"地一声灯光晃了几下,接着苟延残喘地灭了火。

他惊叫。江澄江澄明天考试我还没复习怎么办啊!被喊到的人懒懒瞥他一眼说你该。然后被不要命的魏某人"啪"地扑倒在没叠的软被里,把江澄的惊叫埋在嘴里。他们在黑暗里交合,热热的喘息打在魏无羡脸上,激起一片火。他毫不吝啬地给予顶撞,使得江澄简直承受不住这么宽厚的给予。最后他们一起陷进软塌塌的被子里,魏无羡将发烫的脸埋在江澄颈窝,低低地同他喘着粗气。这场性|爱令他挺满意,唯一一介缺憾就是他没能清楚地瞧见并摩挲江澄的胴体线条。他俩折腾了一个多钟头,专业书扉页夹着的笔杆子已经凉透,魏无羡就势收了书,规规矩矩地拥着江澄准备共赴一场好眠。













——
/是的我正在复习
/是的我家停电了
/是的我明天考试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