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万捌

我当与你并沉唳烟

【双杰】月上头

/是中秋贺文┈叭
/三十分钟速摸[我就这个垃圾手速!],短,您凑合看。
/严格来说算不上西皮向。
/"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宁""湖边竹,绿盈盈。报平安,多喜乐"两句出自《天龙八部》。
/中秋快落!








莲花坞的月饼是好吃的。


忘了是哪一年中秋,江厌离在中秋前夕鼓捣起了月饼,她于厨艺上极有天赋,左不过三两天,端出的月饼便是要比魏婴抓耳挠腮三两月做出的还要好。初秋,莲花刚落,她便自主取了点花瓣捣碎撒在馅料里,一咬便满口留香。月饼冰嫩嫩的皮软得可爱,圆鼓隆冬让人看了欢喜。江澄和魏婴又毫无例外地抢食起来,塞得两腮鼓鼓也不停止,两眼瞪得大大的,望着彼此一句话也憋不出来。


月辉倾泻而下,撩拨眼中丝弦,淌下一片岁月静好。


江厌离笑意盈盈地同江枫眠和虞紫鸢喝茶,连着虞紫鸢,三人皆是敛了眉眼的神色温柔。江澄有片刻恍惚,莲叶暗暗地黄,莲花悄悄地败,夏天残留的氤氲水汽被明晃晃的月光晒干。


最好不过当年。


江枫眠饮毕一盏茶,仍是动作轻柔地招呼了江澄魏婴过来,对着两人的期许神色微微笑起来。他自怀中摸出两把小巧精致的金锁,一把上刻着"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宁",另一个则刻的是"湖边竹,绿盈盈。报平安,多喜乐"。


两人眼神一下子亮起来,江枫眠亲自给他们佩上。魏婴佩的是"天上星",江澄则佩的"湖边竹",小孩子心性,有了新奇玩意儿总是爱不释手,两人也就忘了他俩刚刚还为一块莲蓉月饼差点大打出手,望着对方嗤嗤地笑起来。


却没想到这两句诗一语成谶,谶的恰恰相反。
后来这金锁江澄佩了好多年,上面生了些许锈也不摘下。两人的金锁都交换过彼此的体温,好像有了这么一对金锁,两个人也就能缠缠绕绕不分开了似的。锁链精小,光泽柔润,随着脖颈动作会发出"叮铃叮铃"的声响。一听这响动,便不需任何言语,背后的一个拥抱也能由金锁硌着交心。


那月饼的味道却逐渐忘却,做月饼的人没了,再好吃的月饼也没有了味道。留不住的朱颜不似败了花的树,花还能开,朱颜却回不来。他十六岁的月那么亮,衬得往后的月亮都黯淡无光。小舟轻曳,摇不回从前的时光。


一个人的音容笑貌容易刻进另一个人心里,但时间往往能轻易将它们抹去。十三年时光太长,他刚刚抛开往事往前走,却又被故人唤住,说你回回头。


他哪敢回头。


不怕回忆甜,就怕现实比回忆苦。不怕拥有,就怕最后落得一场空。


佛说人间八苦,他一一尝过。


不知哪年中秋,花好月上头。








-

也不知多少年后的中秋,世家已换了一波掌权人,月圆花好,酒兴上头。蓝家家主登门拜访,谈的不过还是那点无谓礼数。唯一令江澄意外的是后面跟着的云游四方的含光君和夷陵老祖。蓝曦臣命人呈上两盘月饼,冰皮油亮,垂涎欲滴。


"这月饼里撒了点莲花花瓣,江宗主是云梦人,当是喜欢。"


江澄怔住,眉头那点倦意淡淡流露,他瞥了眼曾经的故人,轻叹一口气,说了声多谢。


临走江澄把魏无羡叫住,看着魏无羡一个激灵勾起唇角。


他笑,那笑轻得仿若莲池点水的蜻蜓,波开晕晕水纹,散了就再寻不着。


他于家主位上做得平稳,轻轻挥了手。说罢了,你走。


铁锈终于将金锁腐蚀完毕,他拂开前尘过往,也将脖颈解下锁链桎梏。锁链声响还清脆,他置于一边,"叮铃叮铃"。


是年少的月上头。






-fin -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