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万捌

我当与你并沉唳烟

【羡澄】点绛唇

/算是这个的续
/浪荡公子哥勾引刻薄穷书生 设定
/超短
/很久没有正经产出乐
/看着玩儿吧






魏婴极不老实地勾手去挑江澄顺着鬓角落下的一缕发,惹得那人怒嗔 再不老实就不给你画了。于是哼哼哈哈收了手,只托着腮鼓嘴看江澄。他俩离得很近,中间只隔着一张桌案,温热的呼吸便均匀地撒在彼此的脸上,江澄被这微风吹的面上泛了丝桃红,只有低头描画对面的爱人。


他画地极为认真,细致的要拿笔慢慢的抹,宽敞留白就狼毫一勾,眼看还有几笔就要完工,魏婴突然“哎哎哎哎”地叫起来,双臂一撂把腿一抄也搁在了木凳上,江澄抬眼刚要骂他,你作什么妖?却见魏婴一个重心不稳吱哇乱叫地朝他摔过来,笔墨纸砚哗啦啦倒下,该碎的碎,该洒的洒。最沉最大也最好看的那个玩意儿倒了江澄满怀,让他将翻未翻的那个白眼生生卡在半道上。


原是进来了一条狗。


江澄顽强地把白眼翻完,支起半个身子把狗赶走,尝试把压在身上的人推开未果后,懊丧地举起了沾了墨的半成品"挺好看一幅画,就这么毁了。”


魏婴的胆怯于是和狗一起走了,爬起来也抱着江澄不撒手,看也不看那幅画,在江澄鼻梁上留个唇温,明艳艳地笑“你好看就够了。”


-

评论(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