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祝我生日快乐!【凶巴巴】

【双杰】三十七度八

爽文,就是吃。

十七岁的时候,他们在街上赛着蹬车,变速调满档,一下一下蹬得好畅快。江澄落魏婴一小截,几乎前轱辘蹭后轱辘,于是魏婴一个猛停,江澄就没反应过来,咚地撞上,车子和车子,人和人,分好队地滚到一起。江澄一条腿搁魏婴腿上,脖子又被魏婴胳膊缠着,深吸一口气就要破口大骂。魏婴却嗷嗷叫唤起来,江澄勉力一挣,从水泥地上坐起,只见魏婴呲牙咧嘴,再往下一看,膝盖磨破了一块皮,蹭蹭往外冒血。江澄就顾不得骂他,连拉带拽把魏婴胳膊搭肩上,半扛着人找诊所。期间魏婴死抽凉气,紧闭双眼,他晕血。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即将关门的小诊所,大夫留着地中海,眼睛一眨巴一眨巴,不像好人样儿。江澄也没法,把魏婴扔到诊所带消毒液味...

【百日双杰Day 55】以川息止流年

/魔改《山楂树之恋》
/很垃圾,真的很垃圾
/丢人还是半夜丢×

山里面正是不冷不热的尴尬时令,阳光还很大、很充足,空气却是凉飕飕。江澄坐着大巴摇摇晃晃来到山里,甫一下车就叫凉气呛了嗓子,捂着嘴咳嗽起来。

大巴有一个很简陋的停车场,地面是黄土,没有水泥筑。现在这里密密麻麻挤了好些人,他和同车的学生们陆陆续续走出车门,一抬眼,看见一个很大块的疑似是黑板的东西(因为那东西实在过于破烂,看不出原样),上面用白粉笔端端正正写了:热烈欢迎革命实践队!"践"字少写了一个点,但满心满意透热情。他便迈步走过去,肩扛重重行李包,一步一步迈得沉。走到跟前,他发现举着这块黑板的是一...

大噶!新年快乐!!

【羡澄】三流作家

没错又是半夜扔雷
我要是坚持拼字是不是可以日更了()

魏婴喜欢坐在窗台旁边写东西,窗台好宽好大,上边摆了很多杂七杂八。他常凑上去和它们一起,咬着笔杆子发呆。这人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作家,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固定编辑,没有固定出版社。可以入一个三无作协。但令他骄傲的是他有固定的读者,多少个并不重要(好吧告诉你就是一个),他写东西,而这东西有人愿意看,这就再好不过了。

固定读者叫江澄,此刻正坐在他房里的床上盯他。江澄常这样盯人,一开始魏也很不习惯,但时间久了倒觉得这是一种特殊待遇。现在他就斜斜地倚在窗台上,头发被揉得乱七八糟,鸟都嫌弃。他最近苦恼于一个故事,故事框架他构思已久,怎样填补却成了问题。...

【羡澄】穷开心

果然被锁了那么我们走链接吧


《穷开心》


没啥意思随便看看

【露中】一个故事

/送给您 @沥青不是柏油路-
/莫得文化,通篇胡扯
/雷并ooc着
/感谢有道翻译

那些年的冬天中国还会下很大的雪,从北下到南,拿手指头往地上一插,量着厚度足能有五厘米。大雪天冻人,但也的确好看。白色亮堂,映得天地宽阔。

伊万是在一九五八年来到中国。

他抵达北京那天正是一个大雪天,首都下起雪来凶猛地要紧,差点儿没把路封了。他披一个大毛毡子走出火车站,挺大个儿地杵在那里,有点无措。他不冷,莫斯科比这冷的多,早就习惯了。只是火车站闹哄哄,人既多又杂,一句句京片子砸进他耳朵里,偶尔掺进去不知哪地的方言,让他有些发懵。火车站好大,人们在这儿不停周转,重聚、分别,每天上演落泪戏码。声音嘈杂...

乞人

激情速打
渣魏

他们走过天桥下的洞口,天已经漆黑。桥洞内侧有许许多多的乞讨者,他们被命运压在此处,望向每一个过路行人,不会说话,用眼神乞讨。江澄被盯得发毛,脚步慢慢停下。他环视一周,将这些乞讨者统统审视一遍,最后朝一位长者迈步。他的步没有迈完整,便被魏婴拦下。魏婴同时很敏锐地拿手捂住江澄裤兜,果不其然地,江澄的手刚刚插向里面,此刻他这么一捂,刚好与江澄的手叠着,隔着一层牛仔布。

江澄很疑惑地看他,他没理。半拉半拽带他走过剩下几步路,迈出桥洞。黑天猛地倾洒在头,中间夹杂着还未融化的一粒粒星星。魏婴撒了手,说我从来不喜欢那些慈善活动。江澄听此回答挑了挑眉头,不过没有作声。他俩停在原地,背后是...

其实已经收到无料好几天但系现在才写完repo
看 柏油老师的第一篇文是《绿水青山》,应该是时间较长的1个读者叭,但仔细想想我竟没有给您写过认真的长评(我紫砂了我不是1个合格的柏吹)!太惭愧辽。
柏油老师的文章里,我最爱的应该是《灯光来到我们的战场》和《好年景》两篇。(很内啥地说1句:《灯光》我反反复复看了10遍有余)太震撼辽。我发现自己就比较喜欢那种跌宕起伏的悲剧,而这两篇都是。《灯光》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古老动人的性描写和江澄飘渺的梦境。您似乎很喜欢"让主人公在故事里做一场梦",很多文章里的他们都或多或少、真真假假地做过一些梦。这些梦的意义有些我读懂了,有些则没有。您的文章里很有...

等我考完就搞尼吉策瑜也青露中极东戬空冬巡组德哈ggad👌

午夜圆月的浅蓝阴影


/BGM:《Walk on By》
/雷,短,不知道港了什么。

他开始奔跑。

月亮挂在天上,兀自亮着,低低洒下光来。他本是走着,两点二十四分的公路寂静无声,苟延残喘。他本是走着,湿湿的泥土气钻进他鼻孔,不远处的路边立着一个巨大站牌。他本是走着,月亮光细细渗入他每一个袒露的毛孔,使他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月亮香气。他本是走着,走到一片树投下的浓密阴影里,大口大口地呼吸,他闻到月亮的味道。一小块玻璃藏在阴影里,他没有看见,于是不小心踩上去。他的鞋底很薄,他感到脚底有血液流出,他把那块玻璃取下来,摸到一些湿稠的东西。他端详这块玻璃——尽管他站在阴影里,根本看不清它。可他仔仔细细地端详着,像海水端详...

2018


2018年对我来说是意义非常的一年。这一年过得很急,但同时很充实。大言不惭一句:柑橘这一年我的思想进步很大。我觉得大噶好像都会有这么一阵子,脑袋里有一根弦"啪嗒"一声接上,我在2018年接上这根弦(以后可能还会有更多的弦要接),所以感觉2018年对我很重要。

2018年我来到LOF,非常荣幸地结识了很多位老师,这些老师毫无疑问也帮助了我的思想进步。能认识这些老师应该是我2018年最高兴的事啦!此前绝对不敢相信自己能够认识那么多美好又有趣的人w!

2018年我读了一点书,入了几个新坑,写了一点不成形的文字,交到了几个关系要好的朋友;2018年我在努力做一个温柔的人,对未...

© 壹万捌 | Powered by LOFTER